国王上岗说明书 作者:琰华七宝(上)

2016-01-06
关灯
护眼
字体:[ ]
书名:国王上岗说明书作者:琰华七宝文案《国王上岗说明书索引一:关于如何捕捉野生的美味臣下的重要说明》一、小心靠近,谨慎投喂,放松对方警惕。二、迅雷出手,一举成擒。三、施行驯化:摸小手、给甜枣、打屁屁。四、张开嘴,吃掉他。五、若遇抵抗,请使用国王专属技能:王之抚摸。六、若遇严重抵抗甚至出现以下犯上情形,请果断使用国王专属终结技。七、国王专属终结技名称: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姜重黎:你耍我?首席坏蛋:美食会有的,豪宅会有的,超模级男神亲卫会有的。姜重黎:首席坏蛋:你看着哪个坏蛋长的好,有钱,有车,有房,大可以捉过来纳为己有。姜重黎:?首席坏蛋:看上了谁,只要摸摸他,他就归你了。姜重黎:!!!首席坏蛋:好好学习说明书,用心领悟文件精神,征服整个世界的坏蛋都不在话下。姜重黎:。。。作者专栏,所有完结文见内内容标签:现代架空 情有独钟 奇幻魔幻 科幻搜索关键字:主角:姜重黎,玄辛 ┃ 配角:洛秦山,包紫暄,美味臣下 ┃ 其它:国王,伴灵,中医,贵族,领主,坏蛋,美食,美男,豪车,大房子第1章 贼人来袭  半夜十二点,姜重黎正睡着。  被子很暖,床很软,他却不知不觉全身冰冷,战栗感像名为恐惧的藤蔓,从床底下缓缓爬了出来,攀上床沿,钻进被子,抚摸上他的肩头,掠过背脊,在脖颈后绕了一绕,然后直下胸膛,紧紧攥住心脏。  恍惚间,床底下好像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深渊,深渊中突然睁开一双眼,紧紧盯住他不放。  !姜重黎醒过来,睁开眼发了下呆,然后慢慢翻身探头往床下看。床底下很干净,没有深渊,没有眼睛,除了四个木床脚,什么都没有。  做恶梦了。  姜重黎又慢慢缩回去,面无表情地揉揉自己的心脏,确认没有什么东西攥在上面之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他立刻就睡着了,并且睡的很沉,以至于根本没有注意到床下发出了一声叩响,以及紧随而来的物品摩擦的声音。  朦朦胧胧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俯身过来,靠近了他的枕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口鼻间马上就要碰到什么了一样。  姜重黎翻了个身,把脸冲着墙。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接着床沿一沉,好像什么东西趴到了床上。睡梦中,姜重黎觉得后背刺刺的,像是被注视着,甚至被极轻极轻地触碰着。  他咕哝了一声,拉紧了被子。  又过了一会儿,在距离姜重黎耳朵很近很近的地方,一声一声沉重的呼吸响起。像是一个憋了好久的人在用力嘶喘,又像是个饿了很久的人在喷香的食物面前,拼命吸气,拼命闻味道。  那的确是吸气,被吸起来的气流甚至带动了姜重黎耳旁的短发,他的耳朵痒痒起来,有些发烫。这种感觉不大舒服,姜重黎半睡半醒着,一巴掌拍了过去。  啪!  清脆响亮。  姜重黎努力掀开眼皮,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面前趴着的是什么。  那是一个人,貌似裹在一条黑色的被单里,被单裹得严严实实,整个连头都兜起来了,看不清脸。姜重黎觉得这个形象挺眼熟,想了几秒,有些恍然。  眼前这东西,如果再拎根魔杖的话,就是活生生的伏地魔了。  刚被他扇了一耳光的伏地魔,趴在他眼前。  但这是现实世界,不是小说,姜重黎觉得自己不二,所以不会不分情况胡乱吐槽。  你好,深夜到访,请问有什么能够帮你?姜重黎问。  对方喉头动动,发出一声气音。  姜重黎想了想,说:我看不见你的脸,不要杀人灭口,我没车,没房,这间一居室是租的,电脑在桌上,二手台式机,钱包里只有几百块现金,别嫌少,您全都拿走没问题,但请您一定把各种卡证留下来,补办太麻烦了,谢谢。  那人喉咙中的气音大了起来,却依然没有说话,像是有些焦急一般,他伸手抓住了姜重黎的肩膀。  姜重黎开始担心了,难道这个窃贼不光要入室劫财,还要劫|色?  你弄错了,之前住这里的女大学生已经搬走了,停了停,姜重黎又补充道,我是男的,为了几百块不会和你拼命,但这种事会。  那人费力地张开嘴,发出一声嘶吼。  你说什么?这窃贼不会是个哑巴吧。  汪  姜重黎:  窃贼:汪汪  姜重黎:  窃贼:呜汪  姜重黎胡啦开窃贼的狗爪子,推开窃贼的狗头,伸手到地上摸自己的拖鞋。他终于受不了了,大半夜的不劫财不劫|色,跑来他家学狗叫,必须一顿拖鞋打了出去,他明天还得早起上班呢!  窃贼头上挨了好几下,伸手抓住姜重黎手腕,上身往前一压,姜重黎就整个人倒在了床上。窃贼歪着头看了看姜重黎,似乎有些无奈,接着一俯身,直接压了上去。  姜重黎瞪大眼,眼前一片黑暗。他的脸被罩在了窃贼的兜帽下面,与窃贼鼻子贴着鼻子,脸贴着脸,就连嘴唇都贴在了一起。  窃贼深深吸了口气,姜重黎不自觉张开了嘴,舌尖被吸入对方口中,胸腹间一阵阵发痒,紧接着他全身都开始酸麻,头脑晕眩,心悸,手脚轻微又不可遏制地发起抖来。  魂从口出,魂飞天外,灵魂都被抽空了一样。  姜重黎迷迷糊糊地想,这难道是低血糖的感觉?  亲嘴,原来会低血糖的,怪不得电视里一到吻戏,演员双方的表情那么痛苦那么难受。  姜重黎因为初吻的古怪体验,不由对于接吻这种行为,产生了深深的误解。  然后,他就厥了过去。  再睁开眼睛时,天已经亮了,姜重黎虚弱的要命,更饿的要命,简直前胸贴后背。  窃贼坐在床沿看着他,也不知坐了多久。见他醒了,起身给他倒了杯水。  姜重黎抖着手,哆哆嗦嗦地喝了。  窃贼又给他盛来碗粥。  姜重黎赶紧狼吞虎咽的吃。  看他吃的太急,窃贼坐到他身旁,轻轻给他拍背。  你厨房里只有大米和土豆,调料只有盐,本想给你做些好吃的补补|精|气,可惜实在无从下手。窃贼说。  他的声音十分低沉,微微有些暗哑,声波在空气中震荡的感觉好像通着电流带着磁力,直直往听者的心魂里钻去,麻酥酥一片。  姜重黎吞下一口土豆粥,抬手揉揉耳朵,可惜没什么用,耳朵还是莫名其妙的发痒发烫。他有些意外地看着窃贼,脱口说:你不是狗?  窃贼摇头,之前我太虚弱,元精匮乏,话不成音,见笑了。  姜重黎有些好奇,那你之前汪汪的,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窃贼似乎有些尴尬,咳了一声,回答道:不是汪,是王。  王?  窃贼点头,我是在呼唤你,吾王。  哦,不是呜~汪,是吾~王。  姜重黎瞪着此贼,内心开始有些崩溃。  大半夜的跑他家来,不劫财不劫|色,却跟他玩起了cosplay,坑人也不是这么坑的。  不,不对,说完全没有劫|色也是不大准确,之前那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接吻吧?完了,完了,本来打算献给未来女朋友的初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如果不是端着的是自家饭碗,姜重黎早就连碗带粥一起砸过去了。  窃贼见他不吃了,额头还青筋直冒,不由有些担忧地摸了摸他的脸,怎么了,粥不合口味吗?  虽然材料十分有限,但窃贼手艺无疑非常好,简简单单的土豆粥,土豆馨香绵软,米粒晶莹圆润,浓稠恰到好处,整碗粥简直是入口即化。  就算不喜欢,也还是再多吃些,窃贼声音低低,轻轻哄着姜重黎,吃完了,就继续歇着养养精力,你喜欢什么菜式,我出去采买食材,回来给你做|爱吃的。  姜重黎嘴角一抽,你还打算回来?  窃贼一顿,挺直腰杆,在床边正襟危坐,严肃到近乎立下誓约般,轻声诉说:你放心,我这一生都会永远陪伴着你,绝对不会离你而去,我的国王。  姜重黎一瞬间有些晃神,只觉得眼前的贼人好看,好看,好看得不得了。  不同于黑灯瞎火的昨夜,清透的晨光中,此贼身材高大,裹着一袭浓黑的紧身皮衣,肩头垂下的披风长及地面,头上连着兜帽,一张华丽至极的黑色面具掩住了眉目,可以看到流光溢彩的深黑瞳眸,以及露出来的下半张脸。  但就是这仅仅露出来的部分,也仍然让人觉得英俊到炫目。  姜重黎呆呆盯着贼人的双瞳、口唇与下颌线条,从来不知道还能有人仅仅凭着半张脸,就帅到叫人睁不开眼的地步。  什么叫帅到眩晕,帅到刺痛,帅到圣光夺目,帅到闪瞎狗眼,这就是了。  姜重黎努力别开头,不再去看贼人,琢磨着现在的coser可真不得了,质量高到简直吓人了。  重黎?贼人唤了他一声,伸手包住姜重黎捧着碗的手,试了试瓷碗的温度,粥有些凉了,锅里的还热着,我给你换一碗。  姜重黎看着贼人的手,发现这双手也分外好看,素肌玉骨。就是这样的手,给他做的土豆粥。  不知怎么,姜重黎突然觉得耳朵又开始发烧,他有些尴尬,赶紧说:不用了。  凉粥不好吃。贼人坚持。  姜重黎摇头,几口吞下剩下的粥,真不用,反正我尝不出食物的味道。  明明看起来那么清香可口的土豆粥,吃在姜重黎口中,却与他吃过的其它所有食物一样,味如嚼蜡。  姜重黎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毛病,从小就这样,不管多贵多精美的食物,他都不懂到底好吃在哪里,久而久之,也就不浪费食材了,什么便宜吃什么,如果不是人体需要盐分,他连食盐这个最基本的调料都不会买。  所以在面对特意煮粥给自己的贼人时,姜重黎感觉到了一丝愧疚。  是我疏忽了,贼人竟似乎不大意外,只是顿了一下,就柔声安慰他道,成为我的国王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到时候再给你做好吃的。  等等等啊,姜重黎肚子饱了,有力气了,大脑终于开始正常运转了,咱们不玩了成不成,你啃我那一口我就当自己上下嘴皮打架了,门就在那边,出去直走左手边就是楼梯,没有监控,你可以安全撤离。  姜重黎琢磨着赶紧将人哄走,然后就马上冲出去,报告保安。  这位虽然入室了,但没劫财也没劫|色的coser,长的确实是帅,可是他张口国王闭口国王,入戏太深,难保精神不会存在什么问题,必须请保安大叔采取措施,必要的话还得报警,不然实在太危险了。  你什么意思。贼人抿紧嘴唇,声音冷了下来。我,我是说,你看天也亮了,你穿成这样,再不走,就要被人围观了,影响不大好。姜重黎尽量规避重点,避免刺激到贼人。  此贼高大,看起来也威猛,昨夜撂倒他那下子显现出了卓绝的力量,而土豆粥则反映出此贼对于姜重黎家厨房的了解程度,菜刀在哪里,此贼绝对门儿清。  硬拼成算不高啊,姜重黎琢磨着。  你要赶我走?贼人冷冰冰地问。  咱们其实也不大熟。  文斗效果几乎为零,难道真的只能武斗?  贼人站了起来,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一字一顿道:重黎,你不愿当我的国王,是吗。  兜帽下的面色是冷的,瞳仁是冷的,声音是冷的,姿态是冷的,此贼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冷酷至极的气息之中,之前柔声哄着姜重黎吃东西的那个体贴的贼人,简直好像一道幻像,顷刻间便消失不见了。  姜重黎下意识摸了摸心口,贼人从面具后射出的森寒目光,恍惚间化为无数令人战栗的藤蔓,就像在那个将他惊醒了的噩梦中一样,紧紧攥向他的心脏。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包养求吱吱~七宝先给大家吱一个\\(^ ^)/~   第2章 你很好吃  你想干什么?姜重黎警惕起来。  此贼身上这股冷冰冰的威压,弄得他非常不舒服,姜重黎升起了强烈的危机感,于是开始四下寻找趁手的装备。  虽然半梦半醒的时候,曾经扇了此贼一耳光,但清醒的时候他却做不来这种,被始乱终弃的女人才能做出的举动。  要不,还是上拖鞋吧,尽管之前上拖鞋的最终结果是被强啃了一大口,但拖鞋兜头兜脑打将过去,貌似对此贼还是有些震慑作用的。  于是,在贼人冷冰冰的注视下,姜重黎再次举起了拖鞋。  贼人冷冷开口,不必如此,你不要我,我走就是。  真的?姜重黎大喜过望,差点儿就要说骗人是小狗。  不过  别不过啊,你快点走人吧。  不过,失去我之后,你还能安安稳稳地活上几天,就说不准了。贼人继续说道。  这是在恐吓吗?  姜重黎黑了脸,离了你就活不成了?你当你是谁?别以为到现在为止都和你好声好气的,我就真是个好欺负的,咱好歹是个爷们儿,你要真敢动手,我就真敢和你拼命!  动手?贼人漠然摇头,如果你接受我,我只会保护你,又怎么会向你出手。可你并不接受我,这就使得我不必对你负责。而身为国王,没有人保护,没有人支持,没有人供你驱策,你只会成为一块美味的肥肉,谁都可以生吞活剥,吃你下肚。  姜重黎呆呆看着贼人,终于觉得,这不只是入戏太深的问题了。  此贼,明晃晃就是一个俊美绝伦的神经病啊!  当机立断,姜重黎冲到阳台上,大声呼救。  正巧保安大叔帮早起买菜的老奶奶拎菜,刚好走到楼下,听到声音,当即扔下菜冲进楼来。姜重黎赶紧去开门,保安大叔已经气喘吁吁地跑上来了。  怎么了,进贼了?  最近小区里不太平,保安大叔也很紧张。  是,是,大半夜的就进来了,可能是爬的阳台,现在还在我屋里呢。姜重黎快速说明情况。  保安大叔点点头,他后面,老奶奶也颠颠的跟了上来,手里抄着一大把西芹作为武器,横眉怒目,要来打贼。  姜重黎赶紧去拦住,心说这可不得了,那贼人高大威猛,保安大叔练过的不怕,老奶奶可绝对不能凑过去,万一磕着碰着就要命了。  正劝着义愤填膺的老奶奶,保安大叔进他屋里晃了一圈后,又出来了。  小姜,没人啊。  没人?姜重黎一愣。  难道是见势不妙,翻阳台逃了?身手还真是敏捷。  姜重黎挠挠头,进屋去看,一眼就瞧见贼人翘着二郎腿坐在他书桌前,正在摆弄他的电脑。  呃。姜重黎觉得脖子有些发凉,僵硬地扭头,问保安大叔:现在,没人?  保安又来看了看,环视一圈屋里,眼睛直勾勾掠过贼人,视线穿过贼人的身体,投向远方。  没人啊。保安大叔说着,然后连床底下和衣柜都检查了一遍。  老奶奶也进屋来看,没发现什么,就絮絮叨叨地说跑了就跑了吧,人没伤到就好,又嘱咐姜重黎今后要关好门窗睡觉,阳台上的门也得锁好。  姜重黎眼角直抽抽,那么大个黑斗篷男坐在那里玩电脑,这俩人就真什么都没看见?如果不是保安大叔和老奶奶都是认识的人,他还真的要怀疑,这是在合伙耍他呢。  姜重黎不着痕迹地走过去,伸手按住贼人的肩膀,贼人不再折腾电脑,反手握住姜重黎的手。  他的手很大,手心触感温热,绝对不是姜重黎的幻觉。  保安大叔和老奶奶,仍然什么都没有看见。  姜重黎深深吸了口气,笑着向保安大叔和老奶奶道了谢,将两人送走了。  关上门,姜重黎回过身,贼人已经将电脑椅转了过来,对着门口,翘着腿,潇洒恣意地坐着。姜重黎歪头看了看他,尽管现在情况十分诡异,但也依然觉得赏心悦目。  此贼,也实在太好看了,这身姿这气度,这皮靴这长腿,姜重黎就没见过活人能这么好看的。  如果说屋子里的两个人中,有一位是国王,那也只可能是眼前的这个人吧。  清了清嗓子,姜重黎开口,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看不见你?  并非完全看不见,只是那两个人下意识里忽略了我的存在。这是一种技能,如果你成为我的国王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教你。贼人回答。  技能?是什么功夫之类的吧,竟然能让别人忽略掉自己的存在,好逆天。  同时姜重黎也注意到,贼人并没有就他的身份问题做出回答。  既然都忽略了,那我又为什么能看见你?  你是国王,自然看的到。  姜重黎叹息一声,你口口声声国王什么的事情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你没病。但我的确一头雾水,听不懂你的意思。  贼人点点头,我也发现了,你不仅仅拒绝了我,你更是完全不相信我。  能解释一下吗?姜重黎问。  贼人双手交叠,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像在思考。  姜重黎坐到床上,等他开口。  过了会儿,贼人冷峻的唇角,竟然微微弯了弯。  这是在笑?  姜重黎突然觉得背脊发凉。  你不知道,你是国王。贼人陈述道。  姜重黎嗯了声,反问:我是哪国的国王?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  国王什么的,爸妈从来没告诉过我。  与你的父母无关。  嗯?  国王是通过灵魂来确认的。  姜重黎想了想,问:西藏活佛那样,转生的?  贼人摇头,差别很大,不过你暂时可以那么理解。  差别在什么地方?  解释起来,是很困难的。贼人说。  你都不解释,问你是哪个国家的国王,你也不说,这样我怎么信你。姜重黎皱眉。  贼人稍稍直起身,兜帽阴影下的双眼,专注地注视着姜重黎,你问的问题,都是国王天然应该知道的事情,如果你不知道,事情就会十分复杂,因为这本就不该由他人,用语言来描述给你。  太玄奥了吧。  简单来讲,事情就是,你是一位国王,这是存在于你灵魂中的天赋使命,而我,则是前来迎接你回到你的国度,保卫你,照顾你,支持你,爱护你,并且帮助你扫清王座周围一切荆棘的人。  荆棘?  姜重黎敏感地抓住了关键词。  当国王,会有危险吗?  贼人垂下眼,国王统御的关键,不是领土,而是臣民,臣民是人,只要是人,总归免不了会有各种自己的小心思。  很麻烦的样子。姜重黎连班长都当不好,更别说当国王。  接受我,成为我的国王,再麻烦的事情,我都会为你解决。贼人的语调中,有着一丝|诱哄。  姜重黎警惕地瞪着他,问:所谓接受,所谓成为你的王,到底是什么意思?  贼人又微微勾了勾唇角,字面意思,很简单,只要你接受,我就会永远陪伴在你身旁,直到生命的终结。来,说句我愿意,咱们就算成了。  简单?这事绝对不简单!  我愿意,我愿意什么啊,究竟是愿意干些什么具体的事情啊。  姜重黎垂下眼睛,心中有些抗拒。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对一个陌生男子说出我愿意,怎么想,都像是把自己卖了一样。  而且,此贼之前也说了,国王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想也是,即使在电视电影里面,国王都绝对是个高危职业,拥有荣华富贵珍馐佳丽的同时,也必须面对无数阴谋诡计,甚至明刀明剑的砍杀。  国王职业,性价比不高的样子。  我不想当国王,姜重黎直接说,我有正经工作,马上就该收拾收拾上班了,月底还等着拿全勤奖呢。  贼人看了看他,微微抿起薄唇,冷淡地说:随便你。  本以为贼人会生气,哪知道他竟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姜重黎正惊疑不定,贼人已经站起身,向他走来。黑色的披风在男人身后扬起,像一双巨大的羽翼,暗夜一般笼罩下来。  贼人单膝跪在床边,手放在姜重黎胸前,微一用力,姜重黎就整个人倒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姜重黎大惊。  男人俯下|身,头低下来,口唇与姜重黎离得很近,近到呼吸相闻。  你让我走,我听你的,不过来回一趟不容易,路费你出。贼人说。  要钱就要钱,你爬我身上来,做什么。姜重黎脸都红了。  路费不是钱,我通过门,需要很多元精之气,为了找你,之前过来的时候,几乎将自身元精消耗一空,如果没有充足的元精,便直接返回,那只会在半路上虚耗至死。贼人说着说着,头越来越低,唇轻轻碰了碰姜重黎的嘴唇。  轰!  姜重黎面红耳赤,整个人都烧起来了,用力去推贼人。  贼人当然不甘心被推开,手脚都压上来,钳制住姜重黎。  滚开!姜重黎用力挣扎。  贼人的披风在床上铺开一大片,笼罩住两人,姜重黎满眼一片漆黑,身上承受着巨大的重量,口鼻间都是另一个男人灼热的气息。  混乱中,贼人的唇落在姜重黎耳前,还轻轻吸|吮了一下。  瞬间,姜重黎毛都炸了,像一只被揪了尾巴的猫,嗷一声弹跳起来,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然后,抡起膀子,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贼人英挺俊逸的脸上,顿时结结实实挨了一个大耳光。

本篇《国王上岗说明书 作者:琰华七宝(上)》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6111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提灯映桃花 作者:淮上(下) 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五季) 作者: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