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老攻太宠我+番外全本完结—— by:喵汪

2020-07-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18岁的温时初,高考状元,名校录取,演技一流,相貌J、致,未来前途无量。
  26岁的祁骁,冷戾Y、i暗,心狠手辣,外人提起他的名字闻风丧胆,见到他残废的双腿害怕到下跪。
  伦敦一夜,轮椅上的交织缠绵,祁骁把温时初空运回国,从此分道扬镳。
  四年后,祁骁再遇温时初时,温时初怀里抱着个奶萌奶萌的小娃娃,那分明就是缩小版的自己,是他的儿子没错了!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祁骁一身正装,包围了某家不到二十平米的破旧小房子。
  “你好,我来接我老婆儿子回家。”
  温时初穿着睡衣,怀里抱着个叼奶瓶的崽子,满目冷意:“谁是你儿子?明明是我十月怀胎生的!”
  “真的,这是我小时候的照片,不信你比比。”
  温时初:“不好意思我脸盲,有种你现场生一个试试。”
  祁骁笑了:“好,现在就试试。”
  祁骁拍拍大腿:“那么现在,开始吧,自己坐上去。”
第1章 别分手好不好
  暴风与骤雨交织的夜,电闪雷鸣,撕裂长空。
  闪电照亮世界的一瞬,亦是印出了昏暗房间里的男人面容。
  祁骁一身黑衣,上身清隽而富有力度,结实的肌R、o轮廓顺着他强有力的臂膀,透出X、ing感禁欲的线条,那张清冷俊逸的面庞,鬼斧神工的五官无可挑剔,透着一股森冷寒意,尤其那双冷绿色的瞳仁,直叫人不敢直视。
  “祁总,人我们救回来了,可是您看……”
  松软的黑色大床上,少年细软的身子难受地蜷缩在被褥间,他的脖子和双臂外露,透着病态的绯红,娇俏清丽的脸蛋更是涨得通红,呼吸急促。
  少年双手死死攥着床单,体内的纵欲之火在那副瘦弱不堪的身子里横冲直撞,似乎下一秒就会毒发身亡。
  这样一幅光景,饶是一个笔直的男人,也会忍不住下半身的思考,想要抛却理智纵欲一晚。
  “我们去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被人下了药,还好发现的早,不然就被那些人轮了。”
  手下的人这句话刚说完,房间里忽然发出一声东西的碎响。
  祁骁手中的玻璃杯,碎了。
  “唔,好热……嗯……”床榻间,温时初紧紧抱住自己,本该樱粉色的唇毫无血色,蝶翅般的睫羽痛苦地颤着,眼角含着泪。
  “解药找到了吗?”祁骁冷绿色的目光略过一旁的下属,寒气肆意。
  “祁总,温同学中的毒,是英伦国黑市里流通的Dose of Death,这种毒,必须要有人进入他的身体,替他解毒,不然最后就会慢慢发晴致死……”
  感觉到男人身体里的气场骤冷,下属吓得小腿发抖。
  “您看,是我们找一个人帮温同学解毒,还是祁总您……”下属低着头,偷偷看向祁骁。
  男人坐在轮椅上,那双修长的腿,无法站立,根本没有知觉。
  可即便是这样一个双腿残废的男人,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傲气,依旧让人胆寒。
  “滚出去。”低沉的嗓音嘶哑着,男人单手紧紧捏着轮椅扶手,冷绿色的眸光里,蕴含杀意。
  “是、是!”几个下属连滚带爬地出去,顺带关好了门。
  偌大的房间,顿时安静得犹如死亡般诡异。
  因此,少年痛苦呻.吟的声音,就变得愈加清晰。
  “好热……”
  “唔……”
  蜷缩在被子里的少年似乎快要到达极限,唇瓣透着极惨的白,温热的呼吸越来越浓重,嫩滑的肌肤已然红得快要爆掉一般。
  祁骁紧紧攥着的拳头青筋暴突,终是松了。
  轮椅向前行进了半圈,刚好靠到床边。
  骨节分明的冰凉手掌,缓缓地,探进被褥里,准确地抓住了少年的腰肢。
  “唔……”感觉到这样的冰凉,温时初炽热的身子本能地颤抖更厉害:“热……”
  “都让你乖乖回国,就是不听话。”
  “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东西!”
  男人口中带着训斥,强劲有力的大手牢牢环住温时初的腰,稍稍用力,直接将温时初从床上抱起来,扒开温时初的双腿,放到自己的大腿上。
  感觉到男人温凉的体温,因为身体药物的缘故,温时初本能地靠紧祁骁,娇嫩的腿毫无意识地蹭着。
  “今天要是别的男人,你也这样?”祁骁目光冷寒,声音带刺。
  温时初处在水深火热中,魔怔地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祁……骁,别……别分手好不好……”

本篇《危险老攻太宠我+番外全本完结—— by:喵汪》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dyq/9073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被偏执狂宠爱后+番外全本完结—— by:清欢百味 你媳妇儿跑了(上)+番外全本完结—— by:夏小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