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明怀寸心/被魔教教主掳走后全本完结—— by:归鹤远山

2020-08-01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轻松沙雕向,掳走美人后发现对方是宿敌。
  病弱美人攻x燃情狼狗受,cp不拆不逆不反攻。主攻1v1
  文案受视角,正文攻视角。
  魔教教主段宁沉在青楼得见一美人,惊鸿一瞥,顿时惊为天人,遂将其掳走,恃救美人于危难之中。
  美人身娇体柔,一颦一笑把段宁沉迷得神魂颠倒,掩嘴轻咳又叫他心尖尖颤个不停。
  受:啊!他在那种水深火热的地方一定受了很多苦,但是这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他有我!我的心我的肝,我要把你宠上天!
  攻:……mdzz。
  后来,他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受:????这个一个打十个的猛男是谁?他一定不是我家弱不禁风的可怜小美人!
  攻:呵呵。
  最后,他发现小美人就是自己时刻欲除之后快的死对头。
  受:……
  攻(冷漠):……
  注:1.原名《被魔教教主掳走后》。现在的文名显得很正剧,其实正文很沙雕,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2.受追攻。前期受宠攻,后期互宠。
  受控慎入!
  切勿拿攻受印象刻板化那一套束缚在他们身上。认为“攻天生就该宠受”的以及“受追攻就是委屈受”的勿入。追妻火葬场,以及“攻不像攻”这类言论都是我的天雷。
  3.其实是前世今生,番外会武侠变仙侠。
第一章 
  银装素裹,寒风萧瑟。
  行人行色匆匆,街道上的积雪被铲到了路旁,却仍有冰霜凝结在路面上。
  羽毛般的雪飘飘然从天空降落。
  一辆马车悄无声息地停驻在了一个无人的小巷。
  车身厚重偌大,是紫檀木打造的,马匹健硕,毛色光亮,任谁看都能看得出这马车的主人身家不菲。
  十数名侍卫跟随在马车旁边,待车停稳,为首的侍卫聂彬来到了马车前,抱拳弯身,恭敬地道:“主上,到了。”
  半晌后,车厢内传来了应声:“恩。”
  聂彬得了这一声,跨步上了车,入了车厢。
  而其他侍卫麻利地取出了斜板,放在了车旁,一人掀开了车帘,其他人则是垂手恭立在一旁。
  毋多时,聂彬推了一架轮椅出来。
  轮椅上端坐着一名身着雪白大氅的青年。
  胜雪的貂毛越发是衬得他容貌J、致,眉眼深邃,眼瞳漆黑如墨,如是世上最优秀的匠人费尽一生心血雕琢出来的,每一处都完美得毫无挑剔。
  只是他的脸色显得过于苍白了,肤色白得几乎透明,嘴唇毫无血色。任谁看都可以看出他的体弱。
  这厢,一从温暖的车厢来到寒冷的户外,裴叙就忍不住掩嘴轻咳了起来,抱紧了捂在小腹的汤婆子。
  聂彬不敢耽搁,忙推着他进了门,其他人紧随其后。
  院内早有人在等候。
  那是个中年女子,“恭迎主上!”
  裴叙清淡地应了声,抬眼看向了此地的据点。
  这是一座青楼,此时是夜晚,正是生意兴隆之时,灯火璀璨,语笑喧阗。
  “属下为主上准备好了房间,主上这边请。”
  中年女子叫邵凤,明面上是这座青楼的主人,暗地里是他东三省势力的负责人。
  邵凤早已安排人在房间内摆了数个暖炉,此时房间内温暖如春,并早有一个中年男子在里面等候。
  听到了开门声,中年男子忙不迭地站起了身,行了一礼道:“四爷。”
  “杨大人,别来无恙。”裴叙语气淡淡。
  聂彬推着他到了桌边,邵凤斟了两杯茶,分别给了他们二人后,悄然退下了。
  “劳得四爷在这寒冬腊月亲自跑这一趟。”杨乐显得有些愧疚。
  裴叙道:“无妨,我本就打算回京,来昌州也不过顺路罢了。事情查得如何?”
  杨乐垂下了头,“已确定苏玮暗中勾结魔教,私收贿赂,成为了魔教的保护伞。”他从袖中取出了一本册子,呈给了裴叙。
  裴叙接过,随便翻看了几下,便将册子放到了桌上,“关于林总督遇刺一事,可查清了是否乃魔教所为?”
  “目前也没有查出来。”
  “新春佳节将近,正是事端频发之际。务必加强防备,莫要让魔教钻了空子。”
  “是,下官定会小心注意。”
  裴叙又道:“对于苏玮,你打算如何处置他?”
  杨乐小心翼翼道:“下官打算将这些证据上于圣听,让圣上来做决断。不知四爷意下如何?”

本篇《朱明怀寸心/被魔教教主掳走后全本完结—— by:归鹤远山》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91096.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洪荒团宠是福星全本完结—— by:姑妄信之 我在古代做储君(上)+番外全本完结—— by:大叽叽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