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佞美人全本完结—— by:穆西洲

2020-07-29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薛雍冷心冷面,一介J、a佞,尤擅奉承,十九岁便得君主看重,而后加官进爵,风头无二。:
  卫玄琅觉得被薛雍算计上还真是飞来“色”祸——
  反撩回去后才发现,撩与不撩其实都一样。
  玉面修罗卫玄琅攻vs皎如玉树薛雍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雍、卫玄琅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暮色初垂。
  上大夫薛雍才走到街角上,就被堵住了。
  看清来人,他眉间一颗朱砂更是绝艳:“景大人,这是为何啊?”
  出门前没算好时辰,这不,无端被人挡了道,运气真差。
  羽林卫忠崇将军景臻一袭缥青色常服,那张脸沉的像覆了万年的冰:“不能去。”
  听说薛雍出宫去赴大丞相陈府家二公子陈欢的夜宴,他二话没说,带着羽林卫就赶了过来。
  宫中好男风,天子皆断袖。
  薛雍这人尤擅媚上,自十九岁起出入宫禁做了盛元帝简承琮的娈臣,不到两年间加官封爵,一时风头无二。
  惹的天下人眼热。
  可他没瞧见,如今大丞相陈盈内执朝政,六部官员皆出其门下,宫中的圣旨比不得陈府一句口谕;镇国公卫羡之外掌兵符,边关武将之中唯卫家的马首是瞻,兵部的文书形同摆设;陈与卫,共天下,皇权旁落如此,根本没皇帝什么事儿。
  薛雍倏然而笑:“景大人这是要坏我的好事啊。陈小公子的家宴,我慕名已久,不能不去。”
  他不过一介嬖臣,安敢拂了这天大的面子。
  人虽贱,还是要惜命的。
  “薛雍。”景臻气的脸色泛白,陡然拽住他的衣领:“你混帐。”
  薛雍眨了下眼:“景大人如今辖着羽林卫,打交道的人多,行走官场讲究个喜怒不形于色,大人易怒,火候稍欠了。”
  嚯的一声,景臻没那么多废话,拔出佩刀抵在薛雍的泛着雪光的脖颈:“你不会是想借此机会投靠陈家吧,你要背叛陛下?”
  他声音冷峻,一字一句都逼如刀刃。
  陈家跋扈不是一日了,恣睢之臣已经养成,盛元帝忌惮之余,难免也在筹算着如何收回早已旁落的大权,一旦薛雍倒戈,那他就离被废不远了。
  刀锋逼近,薛雍往上搁了搁,顿然涌出殷红一片:“来呀,杀了我。景大人亲自动手,我薛雍死得其所。”
  景臻急着反手一撤,那刀刃刮破他的手指,也沁出了血珠:“你疯了?”
  “疯与不疯,又有什么两样?”薛雍侧眸,恹恹地看着他道。
  一介娈佞,谁会在意他疯还是傻。
  景臻耐着X、ing子:“你如今是陛下的人。”
  薛雍取出素白帕子摁在脖颈上,指天笑道:“自然,我以身许帝,绝无二心。”
  景臻冷冷盯着他:“风流时的混话,不要拿到外面来说。”
  别污了他人的耳。
  “景大人真没趣。”薛雍收了笑:“快活时说那话,多煞风景!”
  他抽身要走,景臻伸腿拦下:“回去。”
  “怎么,景大人这般为难我,是不甘心吗?”薛雍淡笑:“听闻景大人曾思慕陛下而不得,嗯?”
  他这般看过来时,一双狭长的黑眸微挑,朱唇莹肌,皎如玉树临风前,景臻登时就想,原来艳冶招侮并不是那么一说而已。
  信哉斯言!
  “呵。”景臻竟不气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要说不甘心,天底下谁能跟你薛清言比呢?延宁四年……”
  薛雍,字清言。
  雍雍妙画平边徼,衮衮清言服座人。
  翰林世家薛氏的子弟,本该是个出言为论,冠绝一时的人物,可惜上大夫这个官,终是辱没了这么高的门第,这么好的名字。
  “景大人有话便直说吧,我这人,不喜欢叙旧。”收了笑,薛雍截断话头:“莫非,大人得了新的龙阳戏法,要传授我一二?”
  景臻哼了声,板着脸道:“薛清言,你少跟我装疯卖傻,。”
  “景大人。”薛雍捏了捏他的袖子:“我非去不可。”
  景臻的刀又到了薛雍眼前:“要去,不能带着这张脸。”
  白刃呼啸,薛雍知道景臻下的去手,他启唇缓笑:“景大人毁了它便是。”
  一张皮囊,他何曾在意过。
  ……

本篇《奸佞美人全本完结—— by:穆西洲》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9104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染瘾+番外全本完结—— by:北唐羽惜 公主难过美人关全本完结—— by:暗香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