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有渣必还(一)+番外全本完结—— by:乔清越

2020-07-31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温斐因某人断了前程,身陷囹圄。
  待他好不容易出狱归来,才发现他所遭受一切苦难的背后都有那人推波助澜的痕迹。
  陷入崩溃的温斐选择了自杀,却在死后被绑定了一个系统。
  只要任务成功,便可获得重生机会?
  好,展逐颜,你且看着我如何一步步将渣攻踩在脚下,重拾往日荣光。
  待我有能力重活一世,必将让你血债血偿,绝不手软!
 
第1章 朕与将军解战袍(一)
  “沈将军入狱了!”
  什么,沈将军?不会就是那个引得京城女子心仪神往的美人将军吧。
  就是他,沈老将军的儿子,漠北军统帅,沈长歌。
  啊?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入狱的?
  听说罪名是勾结北夷,通敌叛国。是陛下亲自带御林军抓的人,证据确凿啊!
  他们沈家满门忠烈,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谁知道呢。听说前阵子他在战场上,还故意败给了北夷,害我们折损了好多将士呢。
  卖国贼,卖国贼啊!
  偌大个京城,因为这个消息变得喧闹起来。茶楼里、酒楼里、客栈里,街头巷尾,处处都有交头接耳讨论这个消息的人。
  消息晦气,连天都晦气。
  本来还是阳光和煦,突然就聚集起大片乌云,遮天蔽日般地席卷而来。天迅速地Y、i暗下来,太阳跑得不见了踪影。坊市里的人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提起裙摆的提起裙摆,离家近些的便赶紧往家里跑,离得远的只好找个就近的屋檐往下一躲。一时间附近楼阁屋檐下人满为患。不明状况的人看了看天色,心想:不知这天公无端又发什么火。
  轰隆隆。
  云未至,雷先行。山崩地裂一般的巨响,在城郭之间回荡,震耳欲聋。雷声排山倒海而来,层层叠叠,像要把人的心魂活活震碎。
  嗤啦。
  一道粗如儿臂的闪电撕裂乌云,短暂地照亮了天际,也照亮了楼阁里沈长歌煞白的脸。
  人们议论的焦点人物,原来就藏在这不起眼的二楼雅间里。
  只是这沈将军的状况实在不怎么好,面色苍白,神色凄惶,已立秋了还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隐隐勾勒出衣服底下消瘦的身形。仔细看去,才发现他被袖子遮掩的双手手腕上,竟铐着两个黑色的手铐。手铐连着根同色的链子,直垂到桌底下。
  坐在他对面靠窗位置的男人转过头来。这男人眉目俊朗,隐隐带着一股上位者的贵气。他身上穿着件藏青色的锦袍,衣襟袖口处都用金线绣着龙纹。这便是周国现任的帝王,南宫炽。
  “你可听见了?”南宫炽将指尖拿着的杯子转了一圈,饮尽里面的残酒,垂在腿上的手动了动。
  桌下传来一阵金属摩擦的哗啦声响。原来那铁链的另一端,就握在他手里。
  “你带我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让我听这个?”沈长歌牵强地勾起嘴角,不置可否。这里就处在二楼,他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听不见。
  南宫炽扯了一下链子,将沈长歌扯得差点磕到桌上。看着沈长歌狼狈的样子,他反倒笑了出来,凑过去问道:“怎么了?不喜欢朕送你的这份礼物么?”
  沈长歌不言不语,只用一双黑黢黢的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这个他应该称之为陛下的男人。谁能想到,不久之前,他们还是一对亲如一体的爱侣,现在却成了这副模样。
  南宫炽被他看得心里一痛,但他转念一想,这人不就擅于欺骗他么,有什么好可怜他的。想通这一点之后,他的心又重新变得坚硬起来。他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冲他道:“这都是你自作自受。”
  沈长歌的长睫颤了颤。那一瞬间,南宫炽以为他要哭了。
  “不是……”沈长歌嘴唇动了动,吐出这几不可闻的两个字,他似乎是想解释些什么,但一撞见南宫炽那双毫无信任可言的眸子,到嘴的话又被他重新咽了下去。
  电闪雷鸣之后,瓢泼大雨接踵而至。
  仿佛是天被捅破了一个窟窿,积攒的雨不要命似地往下砸,一时间耳边只剩下喧嚣的雨声。
  秋风一吹,便更显凄凉了。
  【系统提示:攻略目标南宫炽喜爱值+5,后悔度+2,当前喜爱值85,后悔度60。】
  眼见着数据刷成功,沈长歌,或者说温斐,终于松了一口气。
  显而易见的,他是个携带着系统而来的穿越者,目的就是要把攻略目标南宫炽对他的喜爱值和后悔度刷满。
  这个任务名叫“有渣必还”,而他现在所进行的这个分任务,就叫“朕与将军解战袍”。
  温斐其人,是个贱受,确切地说,他曾经是个贱受。上辈子他本是帝国的军官,却因为识人不清,爱上了展逐颜这天下第一渣男。因为展逐颜,他丢了他的似锦前程,蹲了十几年冤狱,出来后却看到展逐颜荣升为将军,佳人在侧,很是风流快活。

本篇《快穿之有渣必还(一)+番外全本完结—— by:乔清越》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107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五个男主非要当我好兄弟全本完结—— by:杏仁蛋挞 快穿之有渣必还(二)+番外全本完结—— by:乔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