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渣攻的腿部挂件——吃饭饭饭

2016-10-26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叛军杀入建康,俘获晋帝。
旧朝破,新朝立。
新帝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下旨诛杀前朝佞幸谢盏。
鸩酒入腹,谢盏死了。
再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块玉佩,挂在新帝的腰间。
【老套路,先虐受后虐攻。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主角:谢盏 ┃ 配角:桓凛评价:少年相识,互相倾心。
分开后,一个苦苦等待,一个日日盼归,然而,年少干净的爱情终于抵不过怀疑和猜忌,桓凛攻入建康,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处死前朝佞臣谢盏,却无人知晓,他们曾经最亲密的爱人。
当他选择杀死他的时候,也杀死了那段年少的痴恋,谢盏死后,不入轮回,魂魄附在桓凛贴身玉佩上,看着在他死后,桓凛做的种种事。
看似无情,却又似含着深情,真相渐渐揭开,摆在桓凛面前的是一个几乎让他奔溃的现实。
这是一段因爱而生成的种种纠葛,作者用忧伤哀婉的文笔写出一段爱恨情仇的变更,感情真挚,令人潸然泪下。
至于这段感情的最终走向,他们最终将如何都在一起,则让人拭目以待。
第001章:死牢元熙十八年腊月初三的晚上,建康城下了整整一夜的大雪。
第二日,建康城破,叛军涌入城中,晋帝被俘,稍有反抗者皆被诛杀,昔日繁华的建康城顿时尸骨遍野,血流成河。
整个建康城都笼罩在一层恐怖的阴云中。
叛军将领桓凛不是没有干过屠城的事,全城百姓都战战兢兢的,生怕下一刻就脑袋不保了。
朔风倒是开心,十八九岁的人了,还像一个孩子一般,围着谢盏绕圈。
谢盏坐在皑皑白雪中,抚着琴,他的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是一双十分适合抚琴的手,一个时辰过去,来回也不过是一首曲子《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凤鸟遨游四海求其爱,那般坚定而无怨无悔,而他,纵使上天入地,也寻不到那个人了。
那一首曲子被他弹得哀哀戚戚,白雪满地之中,更显凄凉。
公子,您不开心吗?桓将军来了,您便不用受那些委屈了。
委屈?琴声突然断了,谢盏低声囔囔,也不知是在回答朔风,还是在自言自语。
谢盏一身白衣,黑发披散开来,肤白如玉,容貌俊秀,狭长的眉眼之间透出潋滟的光。
那表情似迷茫,又似嘲讽。
朔风在他身边伺候了十年,此时见着,却仍旧难免发愣。
当年便有人当着谢盏的面说他芙蓉之色,那时的谢盏,脸上笑得温和而无害,而不过几日,那人便遭了罪,被处以宫刑。
谢盏生得好看,美色倾城,但也不是每一个人可以觊觎的。
朔风很快回过神来,嘟着嘴道:那些人总爱说您是女干佞之辈,说您迷惑陛下朔风也惊觉自己说得过了,停了这边的话头,又道:桓将军喜欢您,自然会护着您,以后便没人敢欺侮您了。
谢盏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不置可否,手指在琴弦上轻轻地拨动,又是一首同样的琴曲。
建康城破的第二日,叛军将领桓凛登基为帝,改国号为楚。
新帝登基的第一件事,便是一道圣旨下到了西中郎将府。
当圣旨到的时候,朔风鞋都来不及穿,便跑到了院子里,脸上满是喜悦。
他大抵是觉得谢盏的好日子来了,他的好日子也跟着来了。
他依旧记得当年桓凛对他家公子多么好,恨不得将史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他家公子的面前。
而他家公子,心心念念等了五年,如今终于可以团聚了。
或许是夜里风凉,谢盏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
宣旨的武官是新帝的近臣,他居高临下地看了谢盏一眼,看着他跪在地上,只穿着一身白衣,身体单薄,明明是个男子,却有几分楚楚可怜。
难怪能叫晋帝神魂颠倒。
武官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
应天顺时,受兹明命。
谢氏子凝,罪责有三,一为诬陷忠良,二为大兴土木,三为迷惑晋帝。
实乃佞幸,罪恶滔天。
今打入死牢,不日问斩。
这颁旨的乃是新皇亲兵,而非宦官,可见这道圣旨拟的有多急。

本篇《重生成渣攻的腿部挂件——吃饭饭饭》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6426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Infinite Love ∞ 无限爱——子狐 帮主是boss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网游)+番外——君雨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