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螺汉子(生子)——占风

2014-01-21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男版的田螺姑娘的小故事,酝酿挺久的想法,加上想写色得节操碎掉的肉,所以就
属性分类:古代/宫廷江湖/美强/未定
关键字:谢遥,美强,年上
一、
田螺姑娘啊谢遥搁下手上《搜神记》书卷,悠悠叹息了声,举目望向门外游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若是也遇着个田螺姑娘,自是不必再愁三十未立
他轻车熟路地发出内容相似的叹息,这会儿愁绪竟格外挥之不去,只因今儿托人说的事又黄了。
历经数十次被方圆十里的人家拒绝,他实在禁忍不住,神色仓惶急急就抓着人问缘由。
要死也得死个明白的。
那说事的媒婆掩着嘴盯了他的脸孔半晌,年迈五官组成个怪异的表情。
我要说出来,小哥儿别怪罪啊。
谢遥自然连连点头。
吱呀吱呀藤椅祥和地摇来晃去,这午后晴好的天气该是被摇出些睡意,偏偏意识因烦闷的情绪清醒得很。
谢先生太白了,要是与他走一起,哪还有半点女人味可言。
人家姑娘是这么说的。
不是因了上无高堂门衰祚薄,也不是因了家只瘠田三亩家业寥落。
不愿嫁他的原因,竟然只是因为他的外貌
谢遥愣住,孑立门庭,连媒婆走了也不知道出声送一下。
说来也是,谁让他眼光独到,看上眼的都是些田间劳作、结实黝黑的农家少女。
若自己同样生得黑也罢,偏偏他肤色极白,净无瑕疵,无论日光或月色之下看着都是玲珑剔透的,说是冬雪塑的怕也有人信。
加之眉眼温润气度自适,人望之只觉贵族之风迎面扑来,半点不像是山沟沟里出产的。
唉又一声叹息,散入轻轻吹拂的春风里。
村头每逢有集市,各色粗布麻衣的人潮交织中,一道白衣或青衫飘飘的鹤立身影便显得抢眼。
摊档里乌龙混杂,那人也不怕腥气沾染衣角。
卖海鲜的老叟笑着跟他打招呼,又来买田螺呀谢先生?
谢遥是村里很少数的读书人之一,考上秀才后无意再迎头直上,只在私塾里安分教书,孩童们喜欢他,熟人见了他亦尊称一声谢先生。
每天傍晚散了课堂,他特意来这集市走一遭,只为买几两田螺回家。
村子地处南方气候湿热,池塘、河流和水田到了冬天亦不枯竭,田螺之类四季不乏。
肉鲜味美,咸淡皆宜,村人多有喜啖此物的,谢遥买来却非为了一饱口福。
若有与他同住一起的人,便要发觉他的奇怪谢先生净是把田螺贮在水瓮里,一天要去看上七八遍好似爱不释手,好似感情深厚,畜之十数日他却又毫不留恋地将其放生,意态潇洒。
阿伯,照平时那样给我称点罢。
谢遥说道,微俯下身认真观察探头缩脑的田螺,面色平静,一双细长的眼倒亮得潋滟。
等他拎着半斤田螺正打算回家,几步开外突然响起敲锣喧响与滑溜吆喝。
是每月来村里一遭的货郎出现了。
几个妇女率先围了上去,她们喜欢听货郎天高海阔地胡侃沿途鲜闻,更喜欢那两只肚量广大的竹筐。
那里盛着她们喜欢的胭脂水粉、时兴的花钗珠串。
呀!不知谁尖叫一声,继而是假意娇嗔的妇女嗓音,小货郎恁作死啊,这么大个头的田螺谁还敢吃哟!
田螺?谢遥心下一动,止住脚步。
二、
围上去的人里三圈外三圈,乱糟糟一片指指点点,唏嘘惊叹声频频而起。
这田螺是活的么,怎也不见伸个角出来的?
也不知里头塞了什么东西呵,莫不是个泥沙秽物什么的?
要我说可能是妖精,哈哈哈
养了费事,吃了恐怕要得罪神明哩。
是哇
谢遥身量颀长,踮起脚尖引颈而望。
圈子内一尾足有三升壶大的田螺静置透明水缸中,水面在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一眼他即被田螺壳上那繁复细致的花纹引去了魂魄,好像跌入神秘奇妙的梦境。
真美啊古铜色的壳,比之自己见惯的暗黑色来得浅淡,上面一道道错综的的纹理像漫开来无边无际的野花野草,美得妖冶又清冽。
一向能言善道的货郎竭力褒举这罕见的田螺,力图为自己偶遇的奇货卖个好价钱,不曾想民风保守,人以为异物之下竟不敢问津。

本篇《田螺汉子(生子)——占风》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3078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网游之魔宠——轻薄的假象 床榻之灾(二)——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