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Talker的自我修养(言之狱)下——魍生

2016-07-07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第45章

秦青并没有跟陆少英把对话继续下去的机会,一来是白言和楚蓝已经到了,二来是陆少英看上去确实很忙的样子。
陆少英的手机只安静了没几分钟便又被电话催的满脸怒意了。
只不过这一次看上去应该是什么紧急并且严重的事情,因为陆少英在接到电话后之前那一脸的痞相一下就收敛了起来,转而是一种严肃但是有头疼的模样。
他跟白言打了个招呼,并特意和楚蓝告别了几句之后才准备离开。
看着陆少英骑着他那发动起来轰隆隆直响的摩托车窜出了停车场,白言才一脸若有所思的感叹。
八成是他那老对头又犯事了。
说完后兀自一笑,带着楚蓝就上了秦青的车,小黑狗也一副听话乖巧的样子跟着用他那还没长开的小短腿爬进了车门。
楚蓝似乎对白言口中陆少英的老对头有些感兴趣,上车之后用一副期待又好奇的眼神看着白言,活像个等着听故事的小孩子。
等秦青上车后在调整后视镜时看到的正是这样的模样,不可否的是他跟楚蓝一样,都对白言口中那个犯了事的老对头有着几分兴趣。
正巧和秦青在后视镜里对上目光的白言在看见他眼中那份兴趣之后露出一个有些意外,但更多则是玩味的笑容。
怎么?秦青你也对这个感兴趣?秦青下意识的躲开了和白言交汇的目光,专心的看路开车。
白言深知自己这个刚从大牌律师转行的助理不禁逗的脾性,也没有再多去挑逗他的神经。
在楚蓝的期待中,白言三言两语的勾勒出了他们都有些好奇的形象。
对方是个很聪明的重案犯,他身上背负的命案大概有十几起。
手法奇特,作案风格鲜明,而且从未被捕。
白言回忆了一下从记忆里取出一个较为精确的时间,八年前陆少英刚进入警队的时候,这个人就已经被定性为恶性连环杀手,当时的重案组组长你的父亲应该也有经手过他的案子。
楚蓝眼神闪烁了下,像是回忆又像是沉思。
楚蓝记得,八年前他刚通过父亲和陆少英相识,那时候父亲也还没有殉职。
父亲总是板着一张脸在自己的书房整理着各种各样的资料,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只有在和自己独处的时候会露出几分自责与软弱的神色。
他知道父亲是为了自己小时候和母亲被绑作人质的事而自责,是因为失去了母亲而痛苦所以才会软弱。
楚蓝也曾试图想起那时候他跟母亲被挟持时发生的事情,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楚蓝只记得那天被绑走时母亲的尖叫,还有自己从医院醒来时的痛苦和难过除了前些时间自己似乎回想起了一些细碎的片段之外,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况且这么多年,身边没有人去强迫他想起那些事情。
也许记不起那些过往是好事?楚蓝不太明白为什么总会有人跟他说这样的话,因为失去记忆的人又不是他们,他们怎么知道失去这一段记忆对自己是好是坏。
想什么呢?白言见楚蓝半天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忍不住出声叫了他一下。
被白言唤回注意力的楚蓝摇摇头,歪着身子像一只失落的小猫一样靠在了白言肩侧轻声的说:想不起来。
趴在座位下的小黑狗像是感觉到了楚蓝低落的情绪一样,呜呜的哼了两声后拼命的伸着自己的脖子用舌头去舔舐着楚蓝垂在身侧的手。
感觉到指尖被小黑狗温热粗糙的舌头扫过,楚蓝弯下腰伸手去拍了拍小黑狗的脑袋。
只不过还没等他直起腰做好,白言忽然张开自己的手臂将白言揽到自己身侧。
没事,我们有很长时间,我可以陪你慢慢想。
白言修长的手指轻轻覆在楚蓝的头上,安抚似的梳理着那柔软的黑发。
困了的话就先眯一会,到家了我叫醒你。
秦青趁着一个红灯的时间,偷偷的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自家老板。
在看到自家老板一脸温柔的搂着身侧看上去异常青涩的少年,眼里满满的宠溺和纵容让秦青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
虽然这种想法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但秦青发现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确信白言看上这个有些自闭的楚蓝了。

本篇《论Talker的自我修养(言之狱)下——魍生》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18631.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失落封印 下——酥油饼 论Talker的自我修养(言之狱)上——魍生